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视点 - 艺术创作 - 正文

【散文】走在故乡的小路上

添加时间:2017-08-09 

导读:

史俊


  12月11日晚,人民大会堂国宴厅灯光通明,欢歌笑语,乘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第十次文代会、第九次作代会重要讲话精神的东风,满载故乡浓郁的音乐花香,向祖国汇报,为家乡讴歌,我带领我县歌手来北京参加第八届全国村歌大赛。当晚比赛结果揭晓,让我预料不到的是,由我作词的村歌《梦回水乡》荣获作词金奖,并荣获“中国村歌十大金曲”殊荣。捧着烫金的奖杯,我百感交集,我的心立马回到了我的故乡。

  走在故乡的小路上,我向前走了几步,于是我想到-------

  故乡是我永远的眷恋

  我的故乡在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畔的江西余干县。1979年深秋的一天,年仅17岁的我,在众乡亲敲起  的锣歌声中佩戴“光荣入伍”的红花,乘船离开鄱湖,离开故乡。此时,走在故乡坎坷不平的小路上,我心中涌动着强烈的不舍之情,因为我从小到大,从未离开过故乡一步。想到从此离开故乡,少说也得三年满服役期后才能回到故乡,我的心情更是不舍。为此,我情不自禁地捧起脚下故乡的一块泥土。。。。。。母亲见我难过,也洒下了一阵泪水,母亲说:“儿子,这是故乡的泥土,你把这块泥土带走吧,到了部队如想家就摸摸故乡的泥土。”

  望着那奔腾不息的母亲湖,我怀揣这块家乡的泥土,踏上了投笔从戎的征程。

  几度春秋,在东海之滨绿色的军营里,我多次眺望故乡的方向,心中不知有多少次问:我慈祥的双亲,你们还好吗?我魂牵梦绕的故乡你变样了吗?湖中的莲子结果了吗?路上的芦花可否绽放?。。。。。。

  几年后,我捧着故乡的泥土,回到我日思夜想的故乡。走在故乡已是水泥路面的小道上,我兴奋极了。如今30年了,虽然回到了故乡,日夜守在故乡的土地上生活和工作,——可这种浓浓的乡情和乡愁在我心中从未有过减弱。这种对故乡深深的眷恋之情,给了我心中一种强烈的创作冲动。于是,我创作了电视连续剧本《重返母亲湖》,这部电视剧本讲过的一位鄱湖青年离别家乡走进军营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几年后回到家乡艰苦创业的故事,由于在作品中我注入了自己对故乡深深怀恋的情感元素,这部电视剧本2013年被省委宣传部、省文联评为优秀文学剧本。

  从离开家乡出外打拼到归乡创业,这是人生道路上一个质的飞跃。今年6月,我获知又有一批余干游子在故乡的感召下,纷纷从外地回乡开发芡实,投入到美食开发的洪流之中,我的心再次为此陶醉,为此我又创作了电影剧本《归乡》,在2016年第11期的《中国作家》影视版发表。近年来,我一系列的作品,如获奖歌词《鄱湖明珠乌泥村》、《花海水乡》等等,同样包含我对故乡一往情深的眷恋元素。

  走在故乡的小道上,我向前走了几步。于是,我看到------

  故乡是我永远的坐标

  我常走在故乡的小路上,寻找创作的灵感。故乡的灵秀的山水,故乡悠久的历史文化,故乡人民淳朴善良的品行和崭新的精神面貌,成了我取之不竭,用之不完尽的创作宝库,是我创作上永远的“坐标”。

  鄱阳湖是我的母亲湖,是我们江西人民的母亲湖。走在故乡的小路上,我走访过无数个伟大朴实的母亲,耳闻目睹了她们可歌可泣的情感故事。在她们中,有默默无闻将烈士儿子养育成才不计回报的水乡母亲,有将两个儿子先后送上自卫反击战前线,一个儿子英勇牺牲,另一个儿子成长为人民军队少将的山乡好母亲,有年过八旬照顾失去四肢的儿子几十年如一日喂饭按摩无微不致无厌无悔的爱子如命的老母亲……这一个个感人的母爱故事像一股股清泉涌动在我心田,于是我继创作了电视剧本《母亲湖》搬上荧幕在江西卫视等台播出后,又创作了电影剧本《我的母亲湖》,荣获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大型剧本银奖。接着,我又创作了电影剧本《鄱湖浪》并搬上了银幕。在《鄱湖浪》拍摄中,饰演剧本中县委书记的养母王新月,曾在《柳堡的故事》、《霓虹灯下的哨兵》中担任女主角的著名电影表演家陶玉龄深情地说:“剧本中王新月是天下一位最好最好的母亲,我特别 喜欢饰演这个角色”。我深知,王新月在我笔下是所有鄱湖母亲的杰出代表和缩影。

  为故乡人民讴歌,成了我平时着墨最多之处。当我获知全国劳动模范、石口镇古竹村农民朱文财几十年如一日致力于高科技粮食生产的动人事迹后,我前去采访,与他共吃共住几天几夜,创作了报告文学《中国粮王》在《江西日报》发表,并获中国记者协会主办的第四届“中华大地之光征文”征文报告文学类一等奖。

  走在故乡的小路上,我感受到家乡人民那金子般的心灵。我多次和坚持几十年替父还债的年过八旬的老人郑义栋亲切交谈,我走进了他的内心世界。为此,我创作了电影《父债如山》,这部电影2013代表中国电影入选为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的,世界民族电影节展映作品。

  我爱故乡的山水,这片山水不仅美若天仙,还养育了中国革命。当年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方志敏曾多次来到余干苏区自带干粮访贫问苦,播下了革命的种子。走在故乡的小路上,我访问了几十个红军游击队后代,我感受到家乡红色文化的威力,于是我创作了《捧读〈清贫〉》、《红军哥哥跟我走》等歌词。《捧读〈清贫〉》获得“感动中国”全国词曲征集二等奖,《红军哥哥跟你走》获得“感动中国新创词曲”选拨组委会主办的“长征颂歌----全国大型原创词曲征集”“音乐创作贡献奖”,并作为广场舞旋律在全国流传。

  走在故乡的小道上,我向前走了几步,于是我感到------

  故乡是我永远的“宝藏”

  艺术创作需要一种情怀,一种担当。多年来,我像一个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一样,不断地走进故乡的怀抱,寻找创作的根和取材的宝藏。

  走在故乡的小路上,我被家乡余干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所感叹。余干曾是当年朱元璋与陈友谅鄱湖大战的主战场,也是“江西老表”溯源地之一。在康山乡采访,我获知老表们在湖中捞取过不少当年朱、陈大战时留下的兵剑,于是我进一步感受,古战场的一草一木让我有了创作的灵气和冲动,我很快写下了电影剧本《鄱阳湖之战》在〈〈电影文学〉〉杂志发表。

  走在故乡的小路上,我来到当年鄱湖儿女与日寇血战的战场,我创作写下了中篇小说《黄金兵舰驶过鄱阳湖》在《鹃花》杂志发表,与人合著了长篇抗战小说《血色铁证》。前不久,我的中篇小说集《神秘的鄱阳湖》、电影剧本集《我的母亲湖》由江西人民出版社等出版并上架发行。

  走在故乡的小路上,我来到仍然保持完好的当年“知青屋”,我还与重返第二故乡省亲和创业的上海老知青座谈。在此过程中,我被他们对第二故乡的一种浓浓的赤子情怀所感叹,于是我创作了电影剧本《花香岁月 》,电影《花香岁月》在央视电影频道和院线播出放映后好评如潮,获第五届江西省优秀电视文艺奖,优秀影视剧奖。上海知青 观看 后夸赞我,说是我的作品让他们找回了他昔日的青春记忆。

  走在故乡的小路上,家乡人民在新时期展示的精神风貌让我感动。石口镇古竹重州村曾因水面纠纷发生过血战,因此200多年没通婚,县委县政府开展了“走近百姓 ”活动后促使两村和解共同开发水面,并为两村牵了红线,通了婚。我感到这是个好素材,写下了通讯《连接百年的红丝线》先后在《人民日报》、《江西日报》头版发表,《连接百年的红丝线》获中国记协颁发的第十五届中国好新闻二等奖,填补了当年全省获此奖项的空白。后来我又创作了赣剧剧本《红线记》在《影剧新作》发表,并获第23届田汉戏剧奖剧本类 三等奖,电影剧本《红线记》被江西省委宣传部、省文联评为优秀文学剧本。

  《金色的家徽》是我下功夫最多的一部电影剧本,不仅因为这部剧本获得了中国电影文学最高奖-----夏衍电影文学奖,还因为它让我感受到故乡人民一种质朴的人文情怀。去年我到湖区一位老乡家走访,发现他家在老屋门梁上刻下了了“忠厚诚信”四个大字,他动情地说:这是我老祖完传下来的“家微”。通过进一步采访我获知这户人家世世代代铭记先祖刻在门梁上的这四个字的作为“家徽”告诫后人,从“家微”我联想起了“国徽”,我真正感受到家乡人民一种强烈的家国情怀。于是我很快创作出了电影剧本《金色的家徽》,并在全国获得大奖。后来,我又获知这种诚实守约的品行在新一代的青少年中得到了有力传承。为此我又创作了电影剧本《守信少年》,《守信少年》由中共上饶市委宣传部、余干县委、县人民政府、 和北京海晏和清影视文化传媒联合摄制成功后,先后获得2015海南(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电影节优秀儿童电影奖,第二届神女杯艺术电影奖优秀儿童影片奖,2016北京市第十二届青少年最喜爱的影片奖。

  我自豪,我生活在如火如茶的改革开放年代;我庆幸,我是鄱湖母亲养育的儿子。我深感,故乡鄱湖有那么多可歌可泣感人肺腑的人文故事,有那么伟大宽厚的父老乡亲,那么多美丽无限的风景,都是我创作不完的艺术宝库。我会永远依偎在鄱湖母亲的怀抱,不断的吸取艺术的养份,永无止境地笔耕下去,直至生命的永远。我要把我的讴歌家乡的小说、电影、戏剧、音乐等作品当作一份份厚礼,作为我一个鄱湖之子献给祖国和故乡的爱情。。。。。。。。

【责任编辑:rush2112】

Copyright 2015 上饶市群众艺术馆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赣ICP备15001953号
服务热线:0793-8077922 电子邮箱:srqy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