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视点 - 艺术创作 - 正文

【小品】修路

添加时间:2015-07-18  作者:江丽君  来源:上饶群艺网

导读:雨过天晴的早晨,阳光明媚,大坝村六百户的村落炊烟袅袅,果树园里山鸟啁啾,鸡鸣犬吠,泉水叮咚,一片绿色的田园风光、乡村风情……

剧中人物

郑奇:男42岁纪检干部

栓柱:男35岁大坝村农民致富能手

桂花:女33岁栓柱媳妇

村长:男56岁大坝村村长

时间:2009年5月。

地点:大坝村栓柱家门口的院子里。

舞台背景:雨过天晴的早晨,阳光明媚,大坝村六百户的村落炊烟袅袅,果树园里山鸟啁啾,鸡鸣犬吠,泉水叮咚,一片绿色的田园风光、乡村风情。

【栓柱媳妇儿桂花上,她头上扎着一块碎花头巾,腰上围着围裙,手里拿着一个簸箕在喂鸡。此时,刚刚生下蛋的母鸡正在“咯咯咯咯”地叫得很欢,桂花儿也正不停地“得噜,得噜”的一边和鸡交流一边喂鸡食,不时地还用手到鸡窝里去拣出几个鸡蛋来。】

桂花:(笑脸盈盈地)

养鱼养兔又养蜂,家里有了海陆空;

养鸡养鸭又养猪,今年又是大丰收。

这党的富民政策实在好,咱农民的日子是越过越红火!现在城里人呀,什么都兴土的,讲究绿色食品,我们这些没有污染的土东西呀,在城里是俏得不得了哦!

唉,想来只有一件事——是美中不足。俗话说:要致富,先修路。可这村里通往城镇的路啊,别提多难走啦,有一回呀,县城旺旺大酒店跟我家订购了二十只土鸡,三百个土鸡蛋,要求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送货上门。我老公栓柱挑着左边一筐鸡,右边一筐蛋,谁知走到半路上,脚一滑,跌进了一个大泥坑,搞得是鸡飞蛋打,人啦,被泥糨糊了个透,只看到一对眼睛在眨巴眨巴,栓柱回来,乍一看,我还以为是奥啦巴马来村里访问了呢。

栓柱:(兴致冲冲地上)老婆,我亲爱的老婆!

桂花:哎哎哎……干嘛干嘛叫得这么酸溜溜的,叫桂花不就行了!

栓柱:(更酸地拉长音)桂花……告诉你一个特大的好消息。

桂花:(眼睛一亮,特别兴奋地)什么好消息?

栓柱:你猜猜看。

桂花:(喜悦地)莫非是村里向政府争取到修路的资金了?

栓柱:不对(下滑音)!

桂花:那就是咱村五百户村民,都同意贷款修路了?

栓柱:不对(下滑音)!

桂花:(恍然大悟地)哦,那肯定是你那什么二姨夫的三舅妈的四姑父那个什么钱老板同意赞助修路了?

栓柱:不对(下滑音)!老婆呀,你想修路,都快想疯掉了(笑)。桂花:你才疯了呢(生气),我不猜了!

栓柱:嘿嘿嘿嘿,老婆,你别生气,我告诉你呀,(乐得合不拢嘴)是咱家的老母猪,它又生了!

桂花:(一拍脑袋瓜儿)呀,你看我这记性,就生了,这么快呀?

栓柱:是的,十对龙凤胎耶。

桂花:(没听懂)什么?

栓柱:(着急地)嗐,十只公的,十只母的!

桂花:真的(惊讶状)?

栓柱:也就是说呀,老母猪,她一口气,就生下了20个小猪崽!

桂花:(高兴得不能自己、自言自语、回味无穷地)哎呀呀呀,咱家老母猪,真的是太厉害了!(继而很满意地紧握栓柱的双手)老公,我真的很佩服你呀,你,简直——太辛苦了!

栓柱:(有点害羞地挣脱开)嗳嗳嗳嗳,把话说清楚一点哪你!

桂花:(不管三七二一地冲上前亲了栓柱一口并发出一声脆响)

栓柱:呀呀呀呀——让人看见了!

【音乐起】

栓柱:(停顿片刻深情地)老婆,我知道你做梦都想咱村里有一条好路,可你也别急啊,咱们好好养猪,养鸡,好好发展养殖业、种植业,等我们攒足了钱,我要专门为你修一条又宽又平的水泥马路,让你坐着四个轮子的汽车,风风光光地跟城里人做生意去(沉浸在慷慨激昂、无限向往之中,有些缓不过神来的感觉)。

桂花:(非常渺茫地)那,可得等到——哪一个——猴年马月呀?

栓柱:(拉着桂花的手)嗐,别想了,咱们,先去看猪宝宝们去!

桂花:嗯,好的(两人牵手奔下,音乐止)。

郑奇:(背着一个挎包,骑一辆自行车上)下农村,送清风,察民情,解民忧。听反映呀,大坝村的种植业和养殖业做得非常不错,只可惜没有一条好路,通不了车,直接影响了村民们致富,这不,领导正在与相关部门协调,争取项目,筹集资金,同时,派我再来核实一下情况,今天哪,总算是亲身体验到了这“道难走、路难行”的无奈啊!

刚才张村长给我打来电话,说要来村口接我。我还是不等他了,先到村民家再去了解了解情况(走到栓柱家门口,向屋里喊)屋里有人吗?(一眼看见桌上的一篮土鸡蛋,拿起一个边看边说)这土鸡蛋好新鲜呀。

桂花:边唱边上:“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发现郑奇)哎,你是来收购土鸡蛋的吧?

郑奇:(一愣,顺水推舟地)哦,对对对,收土鸡蛋、收土鸡蛋的。请问多少钱一个呀?

桂花:一块钱一个。

郑奇:呵,不错、不错,还有什么农副产品买呀?

桂花:(十分顺溜地道来)那可就多了,自从党的富民政策实行了三减免、三补贴,我们种粮、种菜、种茶、种花又种果,养鸡、养鱼、养兔、养猪又养牛。可以说,农副产品是样样都有,你想买什么就有什么!

郑奇:呵,可真是丰富得很哪!

桂花:唉,丰富是不错呀,可就是美中不足,少那么一条啊。

郑奇:什么一条啊?

桂花:少了一条农民通往致富的水泥路呗!

郑奇:是啊,你们村的路,确实太难走了!

桂花:这条路啊,经常是雨天一身泥,晴天满身灰,我们果树园的橘子,桃子,梨子,几年来因为不能及时运出去,经常是烂了一筐又一筐,真可惜呀,可惜得我这心里呀——都痛啊!

郑奇:确实是太可惜!

桂花:上村的二娃要结婚,想盖两间新房,砖和水泥都拉不进来,还经常因为这个,外村的闺女都不怎么愿意嫁进我们村呢。

郑奇:那为什么不想办法修出一条好路来呢?

桂花: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哪有那么容易呀!

郑奇:那你们有没有向上级部门争取一笔修路的资金呢?

桂花:都争取两年了,报告也没少打,可镇里也苦于没有资金,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我们村里老百姓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把这路给修好,而且都愿意自己出钱集资,只是这条路需要的钱太多,还差一百多万呢!我们村民就是不吃不喝也筹不到这么多钱啊。(忽然意识到)嗐,我跟你说这些干嘛——白搭!

郑奇:兴许,我也能帮你一点忙吧!

桂花:你?(不相信)你一个收购土鸡蛋的,赶快挣你的钱去吧,别再给我心里添乱了,行不?

郑奇:(友好地)嘿嘿,好好好好!

桂花:我给你拣鸡蛋去。要多少?

郑奇:(想一想)要50个吧,哦,一百个,一百个!

桂花:(不解地盯着郑奇好一会儿)打老远的来一趟,才要一百个,(自说自话地)毛病(进屋捡鸡蛋去了)!

郑奇:(拨通手机向领导汇报)喂,书记您好!我是郑奇。是的是的,我现在正在大坝村呢,经实地了解呀,这个村,大约有六公里路,就是通往村外的路程,确实无法行走啊,给农民的生产、生活都带来了很多的不便,遇上大风大雨,还有一定的危险。对,他们反映的情况啊,完全属实。

桂花:(端着土鸡蛋上)哎,收鸡蛋的,鸡蛋都给你拣好了,一共一百零五个,那五个是送你的,希望你以后多买我的蛋,你再点点。

郑奇:好,不用,不用,喏,给你一百零五块(递钱给桂花)。

桂花:说好了,那五个是送你的,给一百就行了(于是,俩人正客气地推来推去)

栓柱:(大呼小叫地)老婆!亲爱的老婆……

桂花:(不动声色地却狠狠地瞪了栓柱一眼)又叫得这么酸溜溜!

栓柱:(更酸地)桂花---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忽然发现郑奇,围着郑奇转了一整圈,瞧瞧桂花再看看郑奇,然后十分警觉地)你是什么人?你是干什么的?

桂花:他是来买土鸡蛋的(郑点头示意时忽然有电话来,于是又急忙到边上接电话了)。

栓柱:哦,(半信半疑慢条斯理地看着郑奇)是买土鸡蛋的,长得还挺帅的嘛!(深吸一口气对观众)这个收买鸡蛋的,怎么就不大像那么回事儿呢?(忽然改变语气讨好地对桂花道)买土鸡蛋你叫他找我呀,你跟他卖什么土鸡蛋来着。(有点醋意的样子,转身对郑奇不耐烦地)哎哎,买土鸡蛋的,赶紧走吧,别影响我们商量大事情了!

桂花:(扭着栓柱的耳朵拖到一边)你就酸溜溜吧你!

栓柱:嘿嘿,老婆别生气,我还信不过你吗!

桂花:刚才你又要告诉我什么好消息呀?

栓柱:对了,老婆,这个消息简直令人欣喜若狂啊!

桂花:快说呀!

栓柱:(神秘兮兮地拖着桂花避开郑)我告诉你呀,刚才听村长说,市纪委开展了“下农村,送清风”的活动,纪检委书记亲自下基层,为民排扰解难。据说我们村里的路啊,纪委书记是亲自和有关部门协调商量,已经为我们落实好了修路的资金了。

桂花:真的?

栓柱:真的!

桂花:(非常认真地)那就是说,我们的梦,就要变成现实了?

栓柱:是的、是的,老婆耶,听说今天市纪委呀,还专门派了一个名叫郑奇的主任,亲自到咱们村实地考察、了解情况来了。

桂花:哎呀老公我亲爱的老公,这么好的消息,我可真是爱死你了,(刚想亲栓柱一口,却看见郑奇,赶紧恢复原态道)哎哎,收鸡蛋的同志,我告诉你一个特大的好消息!

郑奇:哦,说来听听!

桂花:我们村修路的资金,终于解决啦!

郑奇:是吗?

桂花:那还能假呀,是市纪委的领导,亲自帮我们解决的!

郑奇:(高兴地)祝贺,祝贺呀!

村长:【急匆匆上(类似赵本山的打扮和表演风格)】栓柱,栓柱,听说市纪委的郑主任,上你们这来了,看见没有啊?

栓柱:没有哇?

村长:(一抬眼便看见了郑,误以为地)还跟我打起马虎眼儿来了呢。(异常激动地冲上前去,差点摔一跤地)郑主任哪,我可找到你啦,还以为你给丢了呢,把我给急得呀,都哪个——什么……

郑奇:对不起,对不起,张村长。

村长:(仍感动得手足无措地)快别说了,我一路都在想啊,我们该怎么感谢你呢?我们送一只老母猪给你,它能帮你生孩子,帮你赚钱哪——怎么样?

郑奇:(惊异地)啊?哦不行不行,不用,不用!

村长:(关切地)你结婚了不?(继而抢着说)你要没结婚,我干脆送你一个漂亮的媳妇,那可是原生态的绿色品种,你们城里人不都兴这个吗?

郑奇:(体谅而语重心长地)看把老村长给急得!(一字一顿)母猪、媳妇儿,那都不能送,我也不能要!我们应该赶紧成立村民理事会,商量一下怎么尽快把这条路修好,让咱村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村长:对对对对,好的好的(忙拿手机打电话去)

栓柱:(如梦初醒)原来,你就是市纪委的——郑奇主任?

郑奇:是啊,怎么,不像吗?

栓柱:啊,不不不,像,像,太像了!我,对不起,我刚才得罪了,你不会怪我吧!

桂花:(突然想起郑给的一百块钱)哎呀,郑主任啦,你们帮我们村这么大忙,我还收你一百块土鸡蛋的钱,瞧我这人,喏,还给你,土鸡蛋算我感谢你的!

郑奇:那可不行,我们是有纪律的。再说了,能买到真正的土鸡蛋,高兴还来不及呢!

【音乐渐起】

村长:(放下手机电话,激动地)郑主任哪,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乡亲们一听说修路的资金解决了呀,大家都跑到村委会报名,要求参加修路的义务工呢,他们不但出人出力,还纷纷捐款,我们上村的李二娃,把准备结婚的钱都捐出来了,还说:就是不结婚,也要捐;后村的李大爷,干脆把去年卖猪的1000块钱,也捐出来了,

桂花:栓柱,咱们,就把这两年的全部收入,全都捐出来修路吧!

栓柱:行,(调皮地)桂花儿,我听你的!

桂花:(揪栓柱耳朵,往一边轻声说道)还酸呢你,以后就叫老婆!(栓柱赶紧应声道:唉!)

郑奇:(兴奋地)太好了,有大家伙儿这样热爱家乡的一片赤诚,相信我们一定能修出一条廉洁的路,致富的路,幸福的路,和谐的路!

村长:(与栓柱夫妇异口同声)请纪委的领导们放心,我们一定把它修成一条——廉洁的路,致富的路,和谐幸福的小康路!

郑奇:好,(一边推自行车下)我们就等着——听到你们的好消息,再见!

村长:再见!记住啊,一定要代我们村民,向纪委的同志们——问个好啊!(栓柱夫妇又分别重复村长最后一句话)

【音乐高潮起,村长、桂花、栓柱三人,依依不舍地目送郑奇主任下。音乐止,灯光暗,结束。】

 

【责任编辑:内核】

Copyright 2015 上饶市群众艺术馆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赣ICP备15001953号
服务热线:0793-8077922 电子邮箱:srqyg@163.com